邀杯

一个时不时开车的新司机

关于百里其人

是这样的。极其厌恶那种娘炮守约。我觉得守约应该就是这样的人

一段嫣然秀:


被铺天盖地的娘炮约熏瞎双眼,写篇东西自己洗洗。百里守约是世界上最适合做男票和老公的人没有之一。我可以持续24小时不间断地苏他。

守约中心,无cp向,友情赛高


——关于百里其人

【花木兰的评价】

作为长城墙上少数(可能是唯一)的女性,花木兰偶尔也会把自己从战友们中分离出去,方便自己对他们做一些细致的评判,对,画风和直男们不一样的那种:

1.个子很高,和异乡人铠差不多,但因为身形较为瘦削所以看上去更高一些(也有可能是他的耳朵造成的视觉误差)

2.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很好看(并没有经常盯着看,花木兰如是说)。两人混得很熟以后,花木兰曾强迫他做过一个测试。手臂伸直掌心向前,十指张开,微微上举对光观察手指,未见明显颤抖。一等一王牌狙击手的标配——一双稳如狗(?)的手。

3.很少高声说话,懂幽默但本人笑点较高,脾气好,经得起大多数玩笑,对短时间三次以内的揉耳朵或摸尾巴行为可以做到一笑置之。涉及到百里玄策时大部分底线会适当提高,具体不明。

4.绅士,尊重女性。即使花木兰已经破罐破摔地把自己归为男性,但每次开饭前她总能第一个得到满满一碗盛好的米饭。

5.厨艺精湛,已经被说烂了,尝过的都说好,没尝过的请自行想象。除为了满足百里玄策的需要偶尔做些甜点以外,拒绝尝试步骤繁杂的菜品如松鼠鱼,简单好吃是他的招牌。问及原因会有以下回答:没时间,没条件,而且其实我也不会做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真的。

6.衣着整洁,偶尔可见尾巴上挂着杂草和落叶。极罕见公开梳理清洁尾巴,较常见公开为百里玄策梳理清洁尾巴。

7.腿长,侧身站立和单膝跪地式蹲姿(端枪瞄准)时非常赏心悦目(并没有经常盯着看,花木兰如是说)。蹲着的时候会有意识的侧摆尾巴以免弄脏。

【铠的评价】

出于对异族和同性的双重排斥,铠与百里守约初见时并不是很待见他,尤其因为自己来自异乡且通用语很烂,自然会对进入自己交际圈的人保持警惕,怎么办?一顿饭就打发了,百里守约如是说。

1.没枪怎么办?
作为一个挣扎在失忆痛苦中的男人,平时铠其实是最安静的那一个。自从向大佬(厨)势力低头后, 他也能做到和百里守约侃侃而谈了。但男人尤其是年轻男人(苏烈打了个酒嗝)的骨子里总有着争强好斗的基因,铠对百里守约的枪法一直赞赏有加,却对他赤手空拳时能否击败自己表示怀疑。
“你的枪看上去比我的剑沉得多,不可能去哪都带着它吧,野外遇到危险没有枪你会怎么做?”
百里守约无奈地笑了一下,指了指铠的佩剑示意他放下,起身把屋子中央的桌椅搬走腾出一片空地,然后他对一脸懵逼的的铠比了个“来”的手势。
比试的结果其实可以算作平手毕竟两人也没怎么认真打,但是由于太过震惊所以出手慢半拍,铠鼻子流了点血。
百里守约擅长搏击,他捂着鼻子给出了答案。
不会点拳脚功夫怎么在军【】队里混,百里本人则对他的震惊表示不以为然。

2.值得信任,各方面来说。

3.作为兄长,是个令自己羡慕的榜样。

【苏烈的评价】

1.前途光明的后辈。尽管尽力地在掩饰,找回百里玄策之前曾消沉过很久。

2.没有年龄上的距离感,像家人一样。

3.是队内唯一懂得欣赏自己书法和诗作的人。

4.无法舍弃的战友。

5.在面对愧疚时比自己更有勇气,幸好他们都有机会挽回。

【百里玄策的评价】

全世界最好的人。







评论

热度(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