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杯

一个时不时开车的新司机

我以为我在心疼别人,其实心疼的是自己

如这位太太所说,其实这么久了,鹤丸本人对这些事情已经看开了,强大的内心让他不会拘泥于这种小事,反而是我们这些看客还走不出去,依旧心疼他。但是……我还是无法原谅花丸续官方伊达组不带鹤丸玩!

夏至日破晓:

多谢大家的红心和蓝手,有这么多人都在关心鹤呢。
我觉得原文有些地方我没表达清楚,在此修改一下。
——分割——
这仅仅是关于花丸续第三话的个人胡言乱语而已。意见不同离开不看便是。
——分割——
看完花丸续第三话后我跟我姬友讨论。我说我很心疼安定不在只能眼看着其他刃跟亲友放闪的清光跟最后委屈巴巴泫然欲泣的hsb。然后我说,其实我还心疼一个刃,虽然也许是我想多了。
我姬友很快答上来:“是鹤吧。”
我:“对。”
毕竟她无比了解我,而且我们都是鹤厨。


虽然第三话很逗人开心,有着我们熟悉的逗比操作和各种福利视角,但是我看完第一个感想是,很心疼鹤。
我完全没想到交代sada的伊达组亲友时没有鹤,可能是因为我看的同人作品里伊达组大多是指鹤烛俱贞四人所以不习惯。先行图的鹤我以为是看到sada的反应,结果并不是。官方没有单独交代鹤见到sada。看到鹤抱怨缺少惊喜的时候我当时甚至在想“鹤不会是连sada已经来了都不知道吧,sada来对伊达组难道不是大惊喜吗,怎么会没惊喜……”当然看下去后我知道鹤知道了。而且鹤抱怨的时候可能距离sada来已经过去好久了,但是官方认证的伊达组不包括鹤我真的很难过……
(我偏向认为这个会面是用来交代sada属于原主也就是伊达家时的人际关系,也就是官方认证伊达组。)
(明明游戏里都有鹤跟sada的手合特殊对话啊!结果花丸连个单独的剧情交代都没有吗?!)


好的,那么接下来说一说为什么我脑补的(重点,这只是我的脑补而已)官方认证伊达组不包括鹤这件事让我这么难过吧。
我以前跟姬友讲自己对鹤的一些理解,我说,虽然鹤的个性不是社障那一类的,但我就是觉得,他不合群。
鹤没有兄弟,有关作者五条国永的记载又模糊,又频繁易主,这就让他跟别刃因缘淡薄。虽然鹤有cp有亲友,但是就目前实装刀剑而言,单论历史,他的cp对象们跟他的渊源可能还不如跟其他人深。(比如爷,鹤,一期哥之间。)由于原主而结识的亲友也大致同理。这一点真的让我胃痛。类比,仅是类比一下,就像是,一个宿舍原先一直三人一起住,后来老师突然领来一个新人说从此他是你们室友了。虽然经过磨合整体上看四个人已经很融洽玩得很好了。但是,理所当然的,先前就在一起的三个人感情是更好的,无形中把新加入的人剩下了。就是这个感觉。我不是责备他们,也不是怀疑他们的感情,实话说这完全是正常的事,就是发现的时候无论如何总会不好受一下。


我姬友说,厨鹤最难过一点,就是明知道他其实一点都不脆弱的,但是还是心疼到想过度保护。
是啊,他并不脆弱,无需我担心。他本人可能都不在意这个。毕竟千年刃生坎坷都开朗地度过了,哪可能这么钻牛角尖又小气。
但是我看着还是难过啊。


然而我这么敏感,只是因为我厨鹤所以心疼他吗?


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类比吗?
我自己就曾晚于他人加入宿舍再加上性格问题以至于完全不能融入其中,也见识过宿舍里六个人割裂成一对一对的。
被扎了心的,脆弱的,钻牛角尖的,其实是我啊……
——分割——
我理想中的第三话要改成这样子:
不管是偶遇也好特地去见也好,总之要给鹤与sada的互动剧情。
鹤因为亲友到齐很高兴想搞个大事,然后得到运动会的建议让大家也都带着亲友兄弟参与。
(搞事为什么一定要因为无聊!因为高兴不好吗?!)
(参赛组虽然是颜色命名,实际上除了三名枪大多都是亲友兄弟吧。)
鹤虽然做解说时不好偏心,但是有时候会溜出解说席给比赛那三个打call。
如果是这样我观感能比现在好上几倍……要不是ed卡还能给我点安慰……
——分割——
看到有人说看着三刃的织田组很难过。就算是因为小酒鬼还没出场也难过。这确实也是挺扎心。但是,“因为他还没有来,所以不在”跟“他人在,但是没有被归进去”扎心程度是完全不同的……

评论

热度(57)

  1. 邀杯夏至日破晓 转载了此文字
    如这位太太所说,其实这么久了,鹤丸本人对这些事情已经看开了,强大的内心让他不会拘泥于这种小事,反而是...